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cwzw-21439

搞格律诗创作与理论研究的老头

 
 
 

日志

 
 
关于我

—— 已出版著作: 《汉语新诗格律学》2000.12 雅园出版公司 《未荒草——现代格律诗之实践》2004.4 新天出版社 《中国新诗格律大观——现代格律诗鉴赏创作辞典》 2005.9 北方文艺出版社 《唐绝句双读课本》2005.9 北方文艺出版社 《诗路心音足痕》2008.7 雅园出版公司 《网上诗话——78则 》2010.1世界文艺出版有限公司

网上诗话(16)整齐格律诗中基本诗体与子诗体的繁衍  

2007-08-01 08:26: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网上诗话(16)整齐格律诗中基本诗体与子诗体的繁衍

 

汉语诗歌自古以来就有以诗经体、五七言古近体为代表的整齐体和以《诗经·木瓜》《诗经·伐檀》和词曲为代表的参差体两大类;“五四”后的新格律诗自然也继承了这一传统。

新诗整齐体中常见的“基本诗体”与“子诗体”已经出现,仅《中国新诗格律大观——现代格律诗鉴赏创作辞典》选录的诗例,“基本诗体”就有18种,其“子诗体”也有15种。这当然没有穷尽,随着“基本诗体”的成熟往往就有了其“子诗体”的“分蘖”或孪生,各种各类诗体就是这样不断繁衍发展着。

       一

最早成熟的基本诗体自然是以闻一多《死水》为代表的四步九言诗。四步九言诗成熟的标志,第一是要有成功的作品;第二是还要有明确的相应理论,《死水》的创作是按“音尺说”理论进行的。组织诗行形成节奏的基本单位不再是“字”,而是“音尺”;构成诗行步数与字数统一,诗节造型与节奏和谐的途径,不再是单纯限字凑字,而是通过全面限步来实现的,即在限定诗行音尺数量的同时又限定长短音尺的有机配合。此诗5节20行,“每一行都是用三个‘二字尺’和一个‘三字尺’构成的,所以每行的字数也是一样多,结果,我觉得这首诗是我第一次在音节上最满意的试验。”(闻一多《诗的格律》)其《夜歌》也是这样,因此,这种常用的基本诗行构成方式又可以叫做《死水》式。

除了这种基本诗行构成方式之外,四步九言诗还有两种辅助性诗行构成方式:其一,他的《也许》里就另有两行用2个三音音步、1个两步音音步和一个单音音步同样构成的四步九言诗行:“蛙丨不要号,‖蝙蝠丨不要飞”、“我叫丨纸钱儿‖缓缓的丨飞”。其二,用2个两音音步、1个单音音步和1个四音音步同样构成了四步九言诗行。如黄淮《说点子致王鼎》:“自己│执刀‖削自己的│把 / 自己│动手‖解自己的│扣”。

当然,这三者可以分别单独使用,只是后两种辅助性诗行构成方式里,都有特殊辅助音步(单音音步或四音音步),故单独使用的不多;也可以同时兼用几种诗行构成方式,如《也许》全诗16行,14行用的是《死水》式,另两行用的是第一种辅助性诗行构成方式。这种兼用几种诗行构成方式共同构成的诗,依然是成熟的四步九言诗。追本溯源,正因为新诗的音步多达四种,所以造成诗行构成方式的多样化;正因为新诗的诗行构成方式多样化,所以给诗人创作、言志与抒怀创造了条件,开拓了广阔的天地。还应当特别看到,新诗音步种类多,正好弥补了汉语诗歌没有轻重音、长短音配合的自然条件,我们可以通过四种长短音步的配合运用,来强化和活跃新诗的节奏美和音乐美。

四步九言诗成熟的标志,第三还取决于作品的一定数量以及系统的形成。《中国新诗格律大观》第一辑都是四步九言诗,选用的诗例多达54首,“五四”以来的名家多有此例。至于其“五四体”和“四五体”两种子诗体的孪生,则是四步九言诗成熟的第四个标志。请注意,《死水》的第三节其实就属于“五四体”四步九言诗节,为这种子诗体的成熟,探了先路,奠定了基础:

    让死水│酵成‖一沟│绿酒,

    飘满了│珍珠‖似的│白沫;

    小珠│笑一声‖变成│大珠,

    又被│偷酒的‖花蚊│咬破。

其特点是除了母体的一般格律要求之外,在每行的上“五”与下“四”之间,要一律使用大顿(“‖”),继承七律(“2|2‖2|1”)的传统,形成个类似法国“半逗律”的“大顿律”。显然,四步九言诗及其子诗体们形成了自己的体系,格律上更为成熟了。当然,真正成熟的“五四体”四步九言诗不是囿于其中一节,而是指整体。如读者熟悉的钱君匋《我将引长热爱之丝》、戴望舒《烦忧》、林庚《驰恋》和梁上泉《忆年华》等。

四步九言诗的“子诗体”属于孪生,与“五四体”相伴的还有 “四五体”四步九言诗。请看刘大白《旧梦之群·65》:

    案上丨几拳‖不变的丨奇石,

    何如丨天空‖善变的丨浮云?

    囊中丨几粒‖有限的丨红豆,

    何如丨天空‖无数的丨繁星?

        二

四步十言诗与四步九言诗几乎是同时成熟的。四步十言诗的诗行构成方式也有三种:㈠ 常用的基本诗行构成方式,是闻一多说过的每行都是用2个三音音步(“三字尺”)和2个两音音步(“二尺字”)构成的四步十言诗行:“孩子们│惊望着‖他的│脸色 / 他也│惊望着‖炭火的│红光”。㈡ 用3个两音音步和1个四音音步构成辅助性四步十言诗行。如闻一多《黄昏》:“不知│他是‖那一界的│神仙 / 一早│太阳‖又牵上了│西山”。 ㈢ 用四种音步各1个构成辅助性四步十言诗行。如林庚《我走上山来见一个月亮》:“我自己的│事‖我自己│会想”。

与四步九言诗相比,四步十言诗虽然多一个音节(字),但差异很大,辅助性音步出现的机会就充分了,写作就自由、灵活得多了,然而由此务必注意诗的精炼,必须注意增加诗意的内涵,而不失之于空泛臃肿。四步十言诗受到了广泛的重视,已经成熟起来,孪生了三种“子诗体”:① 上“五”下“五”的“五五体”四步十言诗;② 上“六”下“四”的“六四体”四步十言诗;③ 上“四”下“六”的“四六体”四步十言诗。请看三种诗例:

    冰凝在│朝阳‖玻璃│窗子前

    冻红的│柿子‖像蜜│一样甜

    街上有│疏林‖和冻红的│脸

    冬天的│柿子‖卖最贱的│钱

        ——林  庚《《北平情歌》

    本协会丨拟发展‖一批丨会员

    择优秀丨细挑选‖严格丨把关

    是“吹爷”、丨吹术高‖才可丨入会

    不限其丨名和姓‖职业丨籍贯……

        ——张维芳《“吹协”启事》

    一朵│彩云‖在蓝天上│飘荡,

    一只│云雀‖在草原上│歌唱,

    一只│孔雀‖在雪山上│开屏,

    一湾│青稞‖在山坡上│翻浪。

               ——白  峡《望 着……》

从四步九言诗、四步十言诗及其子诗体身上,我们可以看到“诗经体”以及五七言古近诗的影响、影子和烙印;同样,五步十二言诗及其“五七体”、“七五体”两种子诗体显然也继承了历代传统整齐体格律诗的传统:

    是啊│是一缕‖属于│春天的│轻愁

    潜行在│一片‖属于│秋天的│梦里

    细品着│一坛‖酿自│心灵的│美酒

    漫理着│一串‖付予│朦胧的│思绪

        ——王端诚《无 题》

    一年|到头|耕地的‖牛儿|不停歇,

    从少|到老|爬格的‖人啊|网上歌。

    白发的|鱼籽|长成‖小小|鱼苗儿,

    秃头的|鱼苗|何时‖成仙|再成佛?

        ——程  文《答阳春》

再看四步十一言诗及其“六五体”、“五六体” 两种子诗体:

    蓝天上│静静地‖风意│正徘徊

    迎风的│花蝴蝶‖工人│用纸裁

    要问问│什么人‖曾到│庙会去

    北平的│正月里‖飞起│纸鸢来

        ——林  庚《正  月》

    悬崖│给瀑布‖以宏亮的│吼声,

    树林│给小鸟‖以清脆的│啼声,

    春风│给草叶‖以轻柔的│细语,

    祖国│给了我‖唱不完的│歌声。

       ——巴·布林贝赫《声  源》

至于五步十一言诗及其“四七体”、“七四体”等等也一样。

        三

一种诗体的构成,涉及的基本格律因素是多方面的,而且必然是在一个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形成的。比如律诗是在诗经体以及五七言古诗的基础上,引进了平仄以及对仗等基本格律因素,直到唐初才算成熟长达三百多年。作为白话文时代的新诗,四步九言诗及其“子诗体”的形成,自然也要有个过程,而且要涉及诸多方面:

其一,要正视自己的语言基础及其全新的格律条件:词汇不再以单音词为主,而是以双音词为主;要看到新生的大量的多音词以及轻音虚词,已经不能一律拒之门外。新诗的音步包括常用的基本音步和不常用的特殊辅助音步两类四种:前者包括为主的两音音步和为辅的三音音步,后者包括功能退化了的单音音步和新生的四音音步。而音步之间表示停顿与间歇的时间概念“顿”,也分为行内顿与行末顿两类四种:前者包括普遍存在的“小顿”(“│”)和四步以上诗行中存在的“大顿”(“‖”),后者包括诗行末尾的“逗顿”和“句顿”。——在这种格律条件下,新诗组织诗行和形成节奏的基本单位的定位,就不能是“字”,而只能是“音步”,而且必须全面的限步,一方面限定诗行音步的数量,另一方面还要同时兼顾长短音步的有机配合,这就取得了诗行音步数量与字数的统一,诗节造型与节奏的和谐,这也就奠定了新格律体的形式基础。

其二,随着创作实践和理论研究的发展、普及和深化,在基本诗体的基础上又不断地引进新的基本格律因素,于是促进了新诗体的成熟和繁衍。比如对“大顿律”的继承、引进和使用,给基本诗体催生了“子诗体”。从前面列举的诗例,可以清楚看到新诗里大顿律的使用,既是对七律(“2|2‖2|1”)的继承,又是对法诗“半逗律”的借鉴,有效地促进和繁荣了子诗体的繁衍。

其三,构成诗体的基本格律因素,还有个诗行数量问题。比如我国的绝句一律4行,律诗一律8行;欧洲的“十四行诗”一律14行。当然,这“行数”不是唯一的,格律内容还包括音节数量或音步使用规范以及韵律乃至修辞等方面。梁上泉的《六弦琴》,每诗6行,多用格行韵,而诗行的长短却没有规定;刘章实验的“仿七律八行诗”,每诗8行,多用格行韵,且中间四行对仗,但诗行的长短亦无明确规范。新诗体都处在初创阶段,有的大体框架已经基本确立,但都未最终成熟,离炉火纯青尚远,需不断发展完善。

上面提及的各类诗体,为什么至今还没有规定行数?主要是因为各诗的内容含量不一样,有多有少,还是姑先自由一些为好,留待日后再说再定。处在初创时期,写惯自由体的诗人跑惯了野马,难得一下子适应规矩,格律内容不宜一下子太多太严。姑且以诗行构成方式为锲入点,就可以抓住新诗格律的本质,逐渐地把握音尺——完全限步说,上升到理论高度,技术问题就应刃而解了。比如上面提及的诗体的命名,就首先抓住了其诗行构成方式的本质属性,这是诗体必备的基本格律内容的第一条。

其四,继承我国古典格律和借鉴相应有益的外国格律,固然都是需要的,但继承和借鉴是为了发展汉语新诗,是为了给我们汉诗的读者阅读,所以必须要结合我国的特点进行一番改造,才会有所发展和出新。比如欧洲的十四行诗(商籁体),有意大利彼特拉克式,英国莎士比亚、密尔顿式等多种体式。那是彼时彼地彼人用彼国语言创造的一种民族格律诗体,所有的格律内容都与彼时彼地彼人彼国语言及其格律条件紧密相连,其诗行构成方式或用句用韵习惯都是彼民族化的。要想用汉语写出完全符合彼民族特点的彼色彼香的十四行诗,是不可能的,因为格律诗的形式是无法翻译的。诚然,“十四行诗”的某些格律内容是可以借鉴的,借鉴的结果是应当创作出适应中国语言基础及其格律条件的十四行诗,这才能进入民间,这才有出路。现在人们看到的用汉语写的十四行诗里,这样有创造性的固然有,比如屠岸和万龙生的一些诗作。然而除了仅仅14行一条之外都属自由体的也不少,这就不如称之为“十四行自由诗”了。看来,这样诗体的格律内容尤其还需要不断适当增加,诗体形式才能丰满,形成我们中国式的“十四行诗”。

       2007·7·31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