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cwzw-21439

搞格律诗创作与理论研究的老头

 
 
 

日志

 
 
关于我

—— 已出版著作: 《汉语新诗格律学》2000.12 雅园出版公司 《未荒草——现代格律诗之实践》2004.4 新天出版社 《中国新诗格律大观——现代格律诗鉴赏创作辞典》 2005.9 北方文艺出版社 《唐绝句双读课本》2005.9 北方文艺出版社 《诗路心音足痕》2008.7 雅园出版公司 《网上诗话——78则 》2010.1世界文艺出版有限公司

网易考拉推荐

网上诗话(44) 可敬可贵的“新声”精神  

2008-01-14 14:44: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网上诗话(44)可敬可贵的“新声”精神

                                 

 

在新诗日渐式微和边缘化的今天,我诗国的公民都应该做些什么?——这个问题真的有多少人在想?有人也许会说:想当官想发财的,不乏其人;没听说还想什么劳什子诗歌,是有病吧?

据悉:新声小组的成员过去多曾是各行各业有影响的乃至叱咤风云的人物,如今手中无权,袋里无钱,既无实权派支持,又无舆论界炒作,而且又不是专业诗人,全凭着一颗发烫的诗心,自发地组织起民间诗社。他们不求名利,勤奋地创作,又自编自印,出版大量诗作诗页,赠送诗界朋友,脚踏实地在传承和发扬着中华民族的文化。这种“新声”精神,不能不叫人刮目相看、悚然起敬!

近日拜读了陈广澧的《拈花集》和《新声诗话》。陈广澧在《拈花集·自叙》里说:“前两年,长子小舒归纳新声以‘背靠传统,面向现代’为方针,我即提‘古新结合’作创新的途径,均获得新声小组同志们一致认可。”

《拈花集》里的诗篇,的确是开创和体现了“背靠传统,面向现代,古新结合”的诗风。请看其中的《桂林香》:

    无声|音符‖一串串、|一串串,

                                    浮动|如烟。

    金色|微风‖一阵阵、|一阵阵,

                                    盈盈|拂面。

    未见|清泉‖一波波、|一波波,

                                    欲深|还浅。

    醉心|如酒‖一壶壶、|一壶壶,

                                   飘满|秋天。

——就形式而言,这是首典型的“古新结合”的沁人心脾的词曲式的参差体格律诗,是用四步十言和二步四言两种长短诗行交叉组成的八行参差体小诗。在我们赞赏这首诗的同时,也同时感到诗人给我们留下了十分广阔的创作空间。如果稍微调重整一下诗行,岂不就是首三步七言(修辞上兼用顶真)的整齐体格律诗了吗?——

    无声|音符|一串串,

    一串串|浮动|如烟。

    金色|微风|一阵阵,

    一阵阵|盈盈|拂面。

    未见|清泉|一波波,

    一波波|欲深|还浅。

    醉心|如酒|一壶壶,

    一壶壶|飘满|秋天。

由此可见,“背靠传统,面向现代,古新结合”的途径并不狭窄,同样给诗人以宽广的道路和海阔天空的用武之地。

再看诗人写“塞尔维亚人被北约轰炸第19天”的《烛光》:

    多瑙|河边|座座桥,

    车也|妖饶、‖人也|妖娆。

    星光|烛影|织红绡,

    风也|潇潇、‖泪也|潇潇。

 

    歌声|串串|浪滔滔,

    冷也|难熬、‖夜也|难熬。

    炮声|弹火|震通宵,

    生也|英豪、‖死也|英豪。

——这首诗是用三步七言和四步八言两种长短诗行,配合两行一句的句法、重章叠句的修辞以及排韵而构成的两节一式的参差体格律诗。诗人运用现代语言,在风格与韵致上明显地继承了诗经,特别是宋词的特色,同时也和谐地融铸了当代语言的靓丽。

其实这就是新诗建设应当坚持的民族化、格律化和现代化方向。若说创新步子最大的,还属《拈花集》集的压轴诗《有一粒珍珠谁能抛弃》。从语言风格和格律色彩上看,既源于古典诗歌又更多具备《死水》式的现代特色;组织诗行的音步的运用,显然已经进入了现代化的攻坚阶段。全诗六个四行诗节,分别是:

其中首、尾两节因为修辞(复唱)的原因音步安排具体化为“有一×|××‖××|××”(“有一粒|珍珠‖谁能|抛弃”、“有一只|乌鸦‖啼黑|柴篱”),其实可以概括为“3|2‖2|2”式;第三节的音步安排则是更为宽泛的“3|2‖2|2”式,即“×××|××‖××|××”(“狂风下|苗儿‖俯仰|倾欹”)。

第二节的音步安排则是“2|2‖2|3”式,即“××|××‖××|×××”(“珍珠|鱼目‖同落|银盘底”)。

第五节的前三行,使用的是闻一多《死水》式诗行,即用3个两音音步(“二字尺”)和1个机动的三音音步(“三字尺”)构成的四步九言诗行;而其尾行,如同闻一多《也许》首、尾两节的尾行一样(“蛙|不要号,‖蝙蝠|不要飞”、“我叫|纸钱儿‖缓缓的|飞”),是用1个单音音步、2个三音音步和1个两音音步构成的四步九言诗行,配合前三行,像《也许》的首尾两节一样,用两种诗行构成方式相配合而形成了四步九言诗节:

    付出的|生命‖久远|无期,

    吞下的|沙子‖当作|碎米。

    爱是|神圣的‖日月|云霓,

    痛|哽咽在‖心灵的|深邸。

——以上五个诗节,虽然各节诗行构成方式不同、音步安排次序不同,但是本质上都是属于四步九言的诗节。

至于第四节音步的划分,可能会有争议。原因之一,在于音步的划分往往有这样前、后两种分法:

    剪不断的|流水|起涟漪,  

    沉甸甸的|忧思|梦迷离。  

    有一个|喧嚣的|伤心地,  

    寒嗖嗖|洞破了|彩画皮。  

 

    剪|不断的‖流水|起涟漪,

    沉|甸甸的‖忧思|梦迷离。

    有|一个‖喧嚣的|伤心地,

    寒|嗖嗖‖洞破了|彩画皮。

——如果肯定前者,这节诗属于三步九言诗节,不同于其它五个四步九言诗节,此诗就不属于纯粹的四步九言诗了,而是一种混步诗。如果肯定后者,此诗就属于四步九言诗了;但是有些人会提出“剪|不断的”、“沉|甸甸的”以及“有|一个”、“寒|嗖嗖”都不应该分成两个音步,前两个是一个四音音步,后两个是一个三音音步,不应当生硬地割裂一个完整的音步为牵强的两个音步。

新格律诗有史将近一个世纪了。看来,新诗的音步到底应当定为几种,其各自的结构与分工应当如何确立等这些基本理论问题,都应当尽快解决了;至于从大局着眼来说,新格律诗的诗体建设及其基本格律思想问题,更是如此。

仅上面这个处于如此两难境地的具体问题,可以看出新格律诗成熟的关键,不仅在于作者在创作实践上要有驾御现代语言的“百炼钢化为绕指柔”的功夫,而且也要掌握新诗各种音步及其相应格律理论才能进退自如地表达诗意。可见新诗格律理论与驾御语言的功夫一样,也是格律体新诗作者必须把握的一门基本功。而这种理论的成熟与确立尚在探索之中,实在是需要大家努力深入探索!新声小组的创作实践与理论研究,已经深入了这块领地,相信他们今后都会取得更大的进展。

             2008·1·12 — 14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