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cwzw-21439

搞格律诗创作与理论研究的老头

 
 
 

日志

 
 
关于我

—— 已出版著作: 《汉语新诗格律学》2000.12 雅园出版公司 《未荒草——现代格律诗之实践》2004.4 新天出版社 《中国新诗格律大观——现代格律诗鉴赏创作辞典》 2005.9 北方文艺出版社 《唐绝句双读课本》2005.9 北方文艺出版社 《诗路心音足痕》2008.7 雅园出版公司 《网上诗话——78则 》2010.1世界文艺出版有限公司

网易考拉推荐

新诗反思录(1—6) 三·呼唤疏通血脉,焕发青春,重铸品牌  

2008-04-10 09:46: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诗反思录(1—6)

 

                           三·呼唤疏通血脉,焕发青春,重铸品牌

 

我国诗歌有文字记载的源头,最晚也要算是周代的民歌《诗经》吧。四言二步(关关|雎鸠)的“诗经体”与《木瓜》、《伐檀》之类规范的参差体奠定了我国诗歌整齐与参差两大体类相反相成、交替发展的整体框架。两千余年的古代诗史上,不能说没有自由诗,但毕竟是格律诗彻头彻尾地处于统治地位,不断出现的唐诗、宋词和元曲等高峰,也都是格律诗。我们民族诗歌的历史,可以说是格律诗连创辉煌、屡树高峰,赢得“诗国”的文明和骄傲的历史。应当看到,这一传统不仅哺育了历代杰出的诗人,也陶冶和塑造了中国人民特有的诗歌鉴赏品位和审美习惯。吕进在《作为诗评人的闻一多》说过:“它们铸造了中华民族对诗歌特有的审美积淀、审美期待和审美理想。可以这么说,在中国,诗歌读者绝大部分是格律诗读者。没有‘格律’,他们就会对诗产生‘隔’,甚至于对诗的资格程度表示怀疑。”

另外,只有使用表意的汉字,才能创造出蕴涵如此博大、形式如此精美的古典诗词;反之,如果将唐诗宋词用表音文字写出来,人们就很难弄懂,因为表意汉字的信息量是表音文字无法相比的。萧启宏教授指出:汉字不仅是方块字,它还有情有义,有血有肉;前印度总理尼赫鲁也说过,“每一个字,都是一幅美丽的画,一首优美的诗”。石虎先生在《文论报》发表的《论字思维》,提出了“汉字有道”,汉字是汉语诗歌诗意的本源。中国现代诗学第二次研讨会曾专门讨论过这一问题。充分发挥汉字的优势是可以增加汉诗的魅力的。

无视我们民族诗歌如此悠久的传统和精华,无视我们民族久已形成的美学理想和审美习惯,使自由诗与之其长期严重脱节、残酷断档,这是一种悲剧性的历史错误。新诗的现状与边缘化的出现,原因之一就在这里;人民对旧体诗词的欢迎与礼遇,充分体现了这种浓厚的民族的美学理想与审美需求。因此,我们必须呼吁所有的诗界同仁,必须正视现实,必须正视我们民族久已形成的美学理想和审美习惯,必须认真地继承和发扬民族诗歌的传统和精华,使新诗建设突出民族化、格律化和现代化。那种连作者自己都读不通、记不住、背不来的所谓自由诗,既看不出民族风格、民族传统,也不符合人民美学趣味、审美习惯,怎么能为人们所喜闻乐见呢?只有使新诗与古典诗歌疏通血脉,重铸品牌,我们的新诗才能焕发青春。

曾几何时,新诗也曾不断变幻着什么朦胧派、象征派,什么先锋派或现代派,然而依然没有改变新诗尴尬的窘境。根本原因是新诗脱离了民族传统,脱离了广大中国人民,丧失了诗歌特有的艺术个性,“文学中的文学”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眼看着影视文学以及小说逐日兴隆,成了炙手可热的骄子。

面对新诗低迷与旧体诗词复兴的巨大反差,越来越多的诗人不得不举目四顾、另寻出路。郭沫若、臧克家、公木、贺敬之、范光陵及何火任等许多诗人早已经先后毅然勒马回缰写起旧诗来了;臧克家60年代就声明“我是一个两面派,新诗旧诗我都爱”。他们力图使新诗与民族诗歌接通血脉的想法和主张,无疑是正确的。刘征、刘章坚持实验“仿七律八行诗”,梁上泉实验“六行诗”(《六弦琴》),张万舒实验“十行诗”,丁芒实验“自由曲”,寒风实验“新律小诗”;邹绛、屠岸写“十四行诗”,公木、蓝曼、晓帆等倡导俳句;当前,万龙生等人又力主格律体新诗,建立了“东方诗风网站”……总之,诗人们在大力倡导言人民之志、抒百姓之情的同时,也在探索对古典诗歌精华的继承对外国诗歌的借鉴,试图像周代诗经及唐诗宋词那样创造出为人民喜闻乐见的新体诗歌。这种众手栽花、百花待放的局面是十分可贵的。正是有了诗人们这种大胆的实验和探索,我们才有可能在广泛而长期的实践中建立一套现代的新体诗歌,完成历史赋予我们的使命。

以自由诗起家的诗人中,不少人早就认识到中国新诗还有一个形式问题没有解决。毛泽东同志致陈毅的信以及与臧克家的谈话,都多次殷切地希望我们向民歌和古典诗歌吸取养料和形式,使之发展成一套吸引广大读者的新体诗歌。至于“用白话写诗,几十年来,迄无成功”的话,就整体而言,指的应是新诗的诗体建设;“倒找我三百大洋也不读新诗”的话,平心静气而论,确实反映出了具有民族美学修养和审美习惯的读者的心声与爱好,是句率直的真话、实话。

吕进《论新诗的诗体重建》(97·10《诗刊》)说得好:“新时期以来,新诗遇到了从历史反思转向自身反思的良好的外部环境和历史契机。讨论诗体重建的时机来临!”又为新诗指出,“摆脱多年困扰的新诗体式危机、重建诗体的出路有三:一是完善自由诗;二是倡导格律诗;三是增多诗体。”而且进一步明确指出,“无论那种民族的诗歌,格律体总是主流诗体,何况在中国。中国新诗极需倡导、壮大现代格律诗,争取在现有基础上将现代格律诗建设迅速推向成熟。严格地说自由诗只能充当一种变体,成熟的格律诗才是诗坛的主要诗体。”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