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cwzw-21439

搞格律诗创作与理论研究的老头

 
 
 

日志

 
 
关于我

—— 已出版著作: 《汉语新诗格律学》2000.12 雅园出版公司 《未荒草——现代格律诗之实践》2004.4 新天出版社 《中国新诗格律大观——现代格律诗鉴赏创作辞典》 2005.9 北方文艺出版社 《唐绝句双读课本》2005.9 北方文艺出版社 《诗路心音足痕》2008.7 雅园出版公司 《网上诗话——78则 》2010.1世界文艺出版有限公司

网易考拉推荐

现代格律小诗赏析(1—4) 其四·参差体小诗八首·  

2008-04-19 08:31: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代格律小诗赏析(1—4)

                                                  其四·参差体小诗八首·

 

 

就诗节造型而言,单用同一种诗行形成诗节的诗,是整齐体诗;兼用两种或两种以上的诗行形成诗节的诗,则是参差体诗。前者如诗经体、五律、七律以及四步九言诗、三步七言诗之类;后者如《诗经·木瓜》、《诗经·式微》、《宋词·长相思》、《宋词·荷叶杯》、《宋词·蝶恋花》……作为格律诗的参差体,不仅讲究诗节自身的规律化,而且也讲究诗节之间的对称化(重复一式),像宋词《破阵子》那样。当然,参差体的形式是相当复杂的,有全诗一式的,也有全诗多式的。

作为小诗,这里只谈几首全诗一式的参差体。

 

                       郭沫若《别 离》

残月|黄金梳,                                晓日|月桂冠,

我欲|掇之|赠彼姝;                     掇之|欲上|青天难。

彼姝|不可见,                               青天|犹可上,

桥下|流水|声如泫。                     生离|令我|情惆怅。

 

——两节都是用二步五言和三步七言等两种长短诗行交错构成“短,长。短,长。”式四行参差诗节格式,又配合随韵和“两行一句”的句法,共同抒发了“别离”的缱绻情绪——

              2|3,

             2|2|3。

              2|3,

             2|2|3。

 

                      刘大白《是谁把?》

是谁|把心里|相思,                         是谁|把空中|明月,

种成|红豆?                                        捻得|如钩?

待我来|碾豆|成尘,                          待我来|抟钩|作镜,

看还有|相思|没有?                          看永久|团圆|能否?

 

——用3个三步七言和1个二步四言等两类诗行,配合2个“两行一句”的句法、隔行韵以及连续反问的修辞,构成了“长,短?长,长?”式的四行参差诗节格式,两节重此一种格律形式,形成了一种回环往复、一咏三叹的旋律,有力地突出了诗的主题和情绪——

              是谁|把××|××,

              ××|××?

              待我来|××|××,

              看××|××|××?

 

                        冰 心《繁星·之十》

嫩绿的|芽儿,                          淡白的|花儿,

和青年|说:                             和青年|说:

“发展|你自己!”                   “贡献|你自己!”

 

深红的|果儿,                           ××|的|×儿,

和青年|说:                               和青年|说:

“牺牲|你自己!”                     “××|你自己!”

 

——用二步五言和二步四言两种诗行构成“长,短:长!”式三行参差诗节格式,配合规范的句法和重章叠句的辞格,三节重此一律,循环往复地鼓励青年们树立“发展”、“贡献”和“牺牲自己”的理想、情操和精神。

 

                           汪静之《时间是一把剪刀》

时间|是一把|剪刀,                                时间|是一根|铁鞭,

生命|是一匹|锦绮;                                生命|是一树|繁花;

一节|一节地|剪去,                                一朵|一朵地|击落,

等到|剪完的|时候,                                等到|击完的|时候,

把一堆|破布‖付之|一炬!                      把满地|残红‖踏入|泥沙!

——用4个三步七言和1个四步九言两种诗行配合“两行一句”与“三行一句”(5行两句)的句法、隔行韵(“×A××A”)以及重章叠句的修辞构成“短,短;短,短,长!”式五行参差诗节格律形式,两节重此一律,突出了“时间是一把剪刀”、“是一根铁鞭”的主题——

            时间|是一×|××,

            时间|是一×|××;

            一 x|一×地|××,

           等到|×完的|时候,

           把××|××‖××|××!

 

                      桑恒昌《问残佛》

佛呵                                             佛呵

取你的|首级                               断你的|双臂

是|因为你                                  是|因为你

从不|思考                                  曾经|争夺

还是|织满|忧虑?                     还是|不屑|索取?

——两节均以一步二言、二步五言、二步四言和三步六言等四种诗行配合重章叠句以及规律的韵律(“×A A×A”)、句法而构成了右上图那样的五行参差格律诗节,深刻地突出了一种哲理——

                 佛呵

                 ×你的|××

                 是|因为你

                 ××|××

                 还是|××|××?

 

——以上5首参差诗都是多节诗,共同特点是两节对称,或多节重复同一种参差诗节格律形式。这一特点,被今天的歌词继承了下来。我们的新诗,真应该好好向歌词学习呢!

 

作为独节诗,当然也应该讲究自身的规律化。只有具有规律化,才有鲜明而和谐的节奏。节奏的本质就是规之有律。格律诗的格律,就是有节奏的规矩。整齐体和参差体,都不例外。请看下面的3首独节的六行小诗:

                         叶善枝《狂》

披散着|头发,|赤着脚,

在太阳|底下|高唱:

唱那|火山|口里‖喷出来的|歌儿。

披散着|头发,|赤着脚,

在月光|底下|低吟:

吟那|梧桐|叶上‖滴出来的|句子。

 

——此六行小诗,用三步八言、三步七言和五步十二言等三种诗行,配合反复、隔句对和顶真等辞格的综合运用,构成“中,短:长。中,短:长。”式六行参差诗节格式。其实,这种诗节本身就自成规律,前后三行重复下面这样的格律形式:

            披散着|头发,|赤着脚,

            在××|底下|××:

            ×那|××|××‖×出来的|××。

 

下面两首诗也是如此:

                      梁上泉《离家》

小时|离家|远走                          ××|××|远×,

母亲|嘱咐|又挥手,                   ××|××|×××,

怕我|跌跟斗;                              怕我|×××。

老年|出门|远游,

妻子|送别|泪欲流,

怕我|难回头。

                   梁上泉《进藏的路》

地上的|路‖曲曲|弯弯,                    ×上的|路‖××|××,

直直的|钢钎,                                     ××的|××,

曾伴我|穿越‖万水|千山;                ××我|××‖××|××。

天上的|路‖风云|变幻,    

凌空的|银鹰,

托载我|飞度‖要隘|险关。

 

——前后两个三行一句也都重复同一参差诗节格式,形成了一种参差有律的回环美和活泼的节奏美以及音乐的和声美,这正是对“诗经”等民族诗歌传统作风的继承与发扬。《召南·江有汜》、《邶风·式微》、《鄘风·柏舟》、《鄘风·桑中》、《魏风·陟岵》以及《郑风·狡童》是这样。《王风·君子阳阳》(反映情人相约出游、载歌载舞的情景)不也是这样的吗?

 

君子|阳阳①,             君子|陶陶①,

左执|簧②,                     左执|翿②,

右招|我|由房。              右招|我|由敖。

其乐|只且③!                  其乐|只且!

 

君子|陶陶①,                 君子|××,

左执|翿②,                    左执|×,

右招|我|由敖。             右招|我|由×。

其乐|只且!                    其乐|只且!

 

……………………

注:

① “阳阳”、“陶陶”,喜洋洋,乐陶陶的样子。

② “执”,拿。 “簧”,一种类似笙的乐器。 “翿(dào)”,一种用彩色羽毛制作的扇形舞具。 ③ “只且(一说读zhījū)”,多用句尾的语助词,表终结,也表感叹,无实在意义。

  评论这张
 
阅读(2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