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cwzw-21439

搞格律诗创作与理论研究的老头

 
 
 

日志

 
 
关于我

—— 已出版著作: 《汉语新诗格律学》2000.12 雅园出版公司 《未荒草——现代格律诗之实践》2004.4 新天出版社 《中国新诗格律大观——现代格律诗鉴赏创作辞典》 2005.9 北方文艺出版社 《唐绝句双读课本》2005.9 北方文艺出版社 《诗路心音足痕》2008.7 雅园出版公司 《网上诗话——78则 》2010.1世界文艺出版有限公司

网易考拉推荐

网上诗话(59)关于浮云《祝酒歌》的分步等  

2008-08-13 09:41:14|  分类: 格律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网上诗话(59)关于浮云《祝酒歌》的分步等

 

 

浮云兄在“东方诗风”发表《祝酒歌》之后,出现了关于音步分法问题的争议,在网上向我提出:“卓老师在不? 这首诗的音步,是引起了讨论的。你看怎样划分更实际?”

 

                             一

关于新诗音步分法问题,远从刘大白时代就出现了分歧,直到今天尚未明确统一。根本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新诗的语言基础不再是文言文,而是白话文,语言特点(无论词汇还是语音)已经产生了巨大的变化。其二,语言基础的变化必然导致新诗格律条件(音步种类及其运用规则)的变化。比如律诗的音步只有两种:一是为主的两音音步,二是为辅的单音音步。而新诗则多达两类四种:一类是在常用的基本音步里,为主的仍是两音音步(但构成情况与律诗不完全相同),为辅的却是三音音步;另一类则是很少一用的特殊辅助音步,包括退化了的单音音步和新生的为数极少的四音音步。从整体观之,这四种音步都是客观存在的。特别是四音音步的滥用必须严格控制,能够分成两个两音音步的,一律不要牵强地硬凑为一个四音音步,这样才有利于确保新诗的精炼化。有人因此提出废止四音音步,显然只是一种想法罢了,失之片面,因为正像许多事物都有弊也有利一样,四种音步都各有自己的长处,还是因势利导的好。另外,新诗四种长短音步的有机配合是有利于强化和活跃新诗节奏的,特别是可以弥补汉诗缺乏英俄那样轻重音以及古希腊那样长短音配合的优势。

新诗的分步原则与律诗有根本不同:律诗是先有形式,后填内容,因此即使割裂词汇的完整,也要屈从律诗的格律。刘大白《白屋说诗》认为分步的事“完全以音节为主,和意义无关”,他这样分步:

 

                江山|清谢|朓, 草木|媚丘|迟

                人烟|寒桔|柚, 秋色|老梧|桐

                金阙|晓钟|开万|户, 玉阶|佩仗|拥千|官

                野庙|向江|春寂|寂, 断碑|无字|草芊|芊

 

——即使把完整的词分割开来,也毫无顾虑,因为律诗的分步原则是以形式为主。新诗的分步原则正好相反,必须以内容为主,要顾及词的完整和自身语法特点。比如作为轻音的结构助词“的”,其本身发音轻短且无准确调值,还要借助于前临字,因此它只能依附前临字共为一个音步,绝不可以与身后的单音音步另组一个两音音步而在前当个老大(诸如“的河”“的歌”“的核”“的泽”),不仅错位,而且发出的调值都是变音的,实在牵强。这一点与“在河|之洲”里的“之”有本质的区别。可见新诗分步不能与其语言基础背道而驰。

 

                                       二

承蒙浮云兄提醒,不好不说。根据上述原则,拙见应这样分步:

 

                     生命|是一条‖永不|枯竭的|河

                     生活|是一曲‖没有|终结的|歌

                     感恩的|诚‖是幸福|生活的|核

                     真挚的|爱‖是孕育|生命的|泽

   

                    真挚的|爱‖是孕育|生命的|泽

                    感恩的|诚‖是幸福|生活的|核

                    生活|是一曲‖没有|终结的|歌

                    生命|是一条‖永不|枯竭的|河

这是一首内容与形式高度完美统一的五步十一言诗。内容方面的意见,诗友们已经说了,不再重复。需要强调的是,任何内容如果离开了相应的具有诗歌本质属性完美形式,没有各种音步以及相应修辞方式等各方面基本格律因素的有机配合,那就不一定是诗歌,起码不是格律诗。

写惯自由诗的人,往往对格律诗发愁:新诗语言里实词种类那么多,虚词又那么活泼,硬是叫人把诗行的字数与步数和谐统一起来,不是作茧自缚吗?事情就是这样有趣,倡导搞格律诗的往往都是写自由诗起家的。正是先写《红烛》的闻一多首先提出了“音尺说”,而且使用“音尺说”写出了《死水》、《夜歌》和《也许》等四步九言诗。其中前两首诗都使用同一种诗行构成方式,即每行都是用3个两音音步和1个机动的三音音步构成的4个音步9个字的诗行。而《也许》却使用了两种诗行构成方式:全诗4节16行中,14行也都使用了上面说过的那种《死水》式诗行构成方式,至于其余的两行(首尾两节的尾行)却是用2个三音音步、1个两音音步与1个单音音步同样构成了四步九言诗行。可见只要把握了新诗的长短音步,就会大有天地,广有作为的。

王力先生说过:音步是格律诗的第一要素。我们也说:音步是组织诗行和形成节奏的基本单位。可见闻一多的探索与实践,已经给我们指出了切实可行的有效途径,那就是既要限定诗行音步数量又要兼顾音步种类的有机配合。这就是完全限步说的理论核心。

不妨从理论上分析一下浮云这首诗的创作实践。首先看看他是怎样驾御各种长短音步而构成这首成熟的五步十一言诗行的——

组成诗节的五步十一言诗行的构成方式有两种:

一是用2个两音音步、2个三音音步和1个单音音步构成了五步十一言诗行(“2|3‖2|3|1”):

                   生命|是一条‖永不|枯竭的|河

                   生活|是一曲‖没有|终结的|歌

二是用3个三音音步和2个单音音步构成又一种方式的五步十一言诗行(“3|1‖3|3|1”):

                    感恩的|诚‖是幸福|生活的|核

                    真挚的|爱‖是孕育|生命的|泽

——可见每种诗体的诗行构成方式,并非只有一种。新诗格律条件的复杂化有增加困难的一面,同时也有诗歌形式更加和谐升华的一面。这是事物发展的自然法则。

继而再看看浮云是怎样使用这两种构成方式的五步十一言诗行,来构成诗节以及全诗的——

先是分别使用这两种构成方式的五步十一言诗行各两节,来构成诗节的。而第二个诗节则是运用修辞上的顶真与反复来个近乎戴望舒《烦忧》(四步九言诗)式的重复,完成了两节八行的五步十一言诗。正如网上秋水所言:“一字步二字步三字步,交叉使用,变化多样。”

这种修辞上的有机结合,不仅有力地突出了诗的主题与诗人的情怀,而且也有效地强化了诗歌的节奏与旋律,产生了一种一咏三叹、循环反复的回环美。因此说这是内容与形式高度的完美统一与和谐。

由此可见,写格律诗的人只有学习、领会和把握了闻一多“音尺说”的精神与《死水》的榜样,那些具体问题才会应刃而解。

 

回想“中华诗词”网上初识的过河兵,再看又上“东方诗风”网上知己的浮云,真可谓网上双抢将,诗坛多面手。——值得祝贺,令人欣喜,相信浮云兄还会有更多的好作品问世。

                                  2008·8·12 — 13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