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cwzw-21439

搞格律诗创作与理论研究的老头

 
 
 

日志

 
 
关于我

—— 已出版著作: 《汉语新诗格律学》2000.12 雅园出版公司 《未荒草——现代格律诗之实践》2004.4 新天出版社 《中国新诗格律大观——现代格律诗鉴赏创作辞典》 2005.9 北方文艺出版社 《唐绝句双读课本》2005.9 北方文艺出版社 《诗路心音足痕》2008.7 雅园出版公司 《网上诗话——78则 》2010.1世界文艺出版有限公司

网上诗话(65)“子诗体”的互生性  

2008-09-13 09:25:51|  分类: 格律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网上诗话(65)“子诗体”的互生性

 

 如众周知,我国古代诗歌诗体的酝酿与产生是比较缓慢的,比如唐代律诗的形成,如果从发现四声算起,大约怀胎三百余年;然而宋词词牌的产生就似有蜂拥丛起之势。“五四”后的新格律诗,首先成熟的“四步九言诗”,从闻一多的《死水》到今天已经接近百年了,应该说已经初步站稳了脚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令人惊奇的是,作为整齐类的基本诗体之首的“四步九言诗”,却不知不觉地像互生的树叶一样,以大顿(“‖”)为界,孪生了上“四”下“五”的“四五体”和上“五”下“四”的“五四体”两种“子诗体”。认识这种现象用了近百年的时光。请看:

              案上丨几拳‖不变的丨奇石,

              何如丨天空‖善变的丨浮云?

              囊中丨几粒‖有限的丨红豆,

              何如丨天空‖无数的丨繁星?

                                   ——刘大白《旧梦之群·六十五》

              说是│寂寞的‖秋的│清愁,

              说是│辽远的‖海的│相思。

              假如│有人问‖我的│烦忧,

              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

                                  ——戴望舒《烦  忧》

——这样的例子不少,“四五体”如中流《晨》和《鹤乡行》、程文《我是一个诗国的游民》和《喝》以及《牛市股民莫癫狂》等;“五四体”如闻一多《死水》第三节、钱君匋《我将引长热爱之丝》、林庚《驰恋》、黄淮《大海不孤独因为有船》等等。

“子诗体”这种互生性孪生,在基本诗体是比较普遍的。“四步十一言诗”也孪生了“六五体”和“五六体”两种“子诗体”:

               蓝天上│静静地‖风意│正徘徊

               迎风的│花蝴蝶‖工人│用纸裁

               要问问│什么人‖曾到│庙会去

               北平的│正月里‖飞起│纸鸢来

                               ——林 庚《正 月》

               悬崖│给瀑布‖以宏亮的│吼声,

               树林│给小鸟‖以清脆的│啼声,

               春风│给草叶‖以轻柔的│细语,

               祖国│给了我‖唱不完的│歌声。

                               ——巴·布林贝赫《声 源》

再如“五步十一言诗”孪生“四七体”和“七四体”两种“子诗体”(注意,整齐体“子诗体”的产生离不开“大顿”的支持):

                如果│她肯‖愉快地│歌舞│起来,

               请把│我的‖孤独│与我的│悲哀,

               化阵│风儿‖把她的│翅儿│扛起,

               使她│可以‖如意地│飞绕│旋回。

                               ——成仿吾《诗人的恋歌·其三》

               列车│在这│大漠上‖日夜│西行,

               圆日│已经│落进了‖我的│梦中——

               阳光下│祁连│群峰‖银光│闪闪,

               像挥│战刀的│骑兵‖万马│驰骋……

 

              列车│在这│大漠上‖戴月│西行,

              月光中│群峰│耸立,‖宛若│神宫——

              水晶的│蓝光、│银光,‖交相│映辉,

              这群山│美妙│像诗,‖神奇│似梦……

                             ——程 文《西行吟·列车西行》

再如“五步十二言诗”就孪生了“五七体”和“七五体”两种“子诗体”(注意,“大顿律”与法国“半逗律”颇有相近之处):

                   是啊│是一缕‖属于│春天的│轻愁

                   潜行在│一片‖属于│秋天的│梦里

                   细品着│一坛‖酿自│心灵的│美酒

                   漫理着│一串‖付予│朦胧的│思绪

 

                   这本是│一串‖渺渺│茫茫的│思绪

                  为什么│竟有‖千年│醇醪的│魅力

                  醉了的│是那‖秋天│忧郁的│心魂

                  消了的│是那‖春天│深沉的│叹息

                                      ——王端诚《无  题》

                 一年|到头|耕地的‖牛儿|不停歇,

                 从少|到老|爬格的‖人啊|网上歌。

                 白发的|鱼籽|长成‖小小|鱼苗儿,

                 秃头的|鱼苗|何时‖成仙|再成佛?

                                     ——程 文《答阳春》

“子诗体”的繁衍和出现,情况比较复杂,不仅有这种简单的相互对应式状态,还有更为复杂的多种情况:

㈠ “四步十言诗”除了一并孪生了“六四体”和“四六体”两种互生性“子诗体”之外,首先产生的却是使用率更高的“‘五五体’四步十言诗”:如胡适的《蝴蝶》:

                 两个│黄蝴蝶,‖双双│飞上天,

                 不知│为什么,‖一个│忽飞还。

                 剩下│那一个,‖孤单│径可怜,

                 也无心│上天,‖天上│太孤单。

再如林庚《冰河》和《我走上山来见一个月亮》、汪玉岑《恋歌》、沙白《给珠贝》、严辰《口占》、万龙生《离别》以及张维芳《“吹协”启事》等很多。在我的实验诗歌《诗路心音足痕·新格律诗百首》(雅园出版公司)里,四步十言诗有23首,其中《水就是血液水就是奶汁》等19首都是“五五体”四步十言诗。

回头再看两节“六四体”和“四六体”四步十言诗的诗例:

                   不装哑│就必须‖学会│说谎

                   想起来│总不免‖暗哭│一场

                   哭起来│脑子里‖缺少│信念

                   哭自己│骨子里‖缺少│真钢

                                  ——流沙河《哭》

                   一朵│彩云‖在蓝天上│飘荡,

                   一只│云雀‖在草原上│歌唱,

                   一只│孔雀‖在雪山上│开屏,

                   一湾│青稞‖在山坡上│翻浪。

                                 ——白  峡《望着……》

㈡ 有些基本诗体到目前为止,虽然尚未孪生成对的“子诗体”,但是已经有单个的“子诗体”出现了。比如“六步十四言诗”就已经产生了“‘五九体’六步十四言诗”:

                 八九树│梅花,‖陪伴着│你那│小堂│低舍,

                 两三声│啼鸟,‖问候着│我这│锦城│归客。

                 二十年│远别,‖你依然│炯炯│目光│直射,

                 恨透了│奸贼,‖销磨掉│铮铮│英雄│豪杰。

 

                 实践│春风起,‖落纷纷│虚假│诗花│萎谢,

                千古│常照夜,‖光皎皎│诚恳│诗心│如月。

                何必│学做诗,‖倒不如│老实│学你│做人,

                真情│吟一句,‖也胜过│谀词│谎话│千册!

                                         —— 流沙河《重访杜甫草堂》

——那么,“‘九五体’六步十四言诗”出现的日子还会久吗?

 

新格律诗的诗体繁衍,所以如此生机盎然,这与社会生产的发展,语言文化的进步以及格律条件同基本格律思想相互适应,是一脉相承、密不可分的。没有社会的进步、改革开放的大好形势,没有党的双百方针,就不会出现诗歌创作百花齐放的局面,就不会有新格律诗的今天。另外,如果没有现代语言基础及其格律条件的发展与丰富,新格律诗的园地里就很难出现如此诗体葱茏繁荣的局面。比如在现代汉语基础及其格律条件下,随着现代的完全限步说逐渐明确,新诗各种基本格律因素的作用进一步得到认识和把握,音步与顿的内涵外延已经逐步走出混乱,人们终会认识到“大顿”一般只出现在四步以上的诗行里,“大顿”与“音步”是有区别的两个概念,各有别人不可替代的特殊作用。“大顿”在诗歌创作中的作用是多方面的,不仅可以强化、活跃和丰富诗的节奏与旋律,特别是在促进“子诗体”成熟上,作用尤其突出。

处在这样的历史时代,正是事逢其时,诗人们应当深入生活,努力创作,早日建立一套能为广大群众喜闻乐见的新体诗歌。

           2008·9·12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