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cwzw-21439

搞格律诗创作与理论研究的老头

 
 
 

日志

 
 
关于我

—— 已出版著作: 《汉语新诗格律学》2000.12 雅园出版公司 《未荒草——现代格律诗之实践》2004.4 新天出版社 《中国新诗格律大观——现代格律诗鉴赏创作辞典》 2005.9 北方文艺出版社 《唐绝句双读课本》2005.9 北方文艺出版社 《诗路心音足痕》2008.7 雅园出版公司 《网上诗话——78则 》2010.1世界文艺出版有限公司

网易考拉推荐

《网上诗话》(79)就黄东《遗失的梦》谈新诗形式问题  

2010-03-05 20:18:00|  分类: 格律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网上诗话》(79)就黄东《遗失的梦》谈新诗形式问题

                                        【关键词】格律图谱  全诗一式参差体

 

    先请看黄东用现代汉语写就的这首“致刘聪美”的令人欣然关注的参差体格律新诗《遗失的梦》:

        我曾|将梦‖遗失在|荒原

        无力|拾起‖淅沥的|情感

        是你,|千百‖回的|歌唱

        触动我|记忆的|琴弦

        是你,|拾起了|我的梦

        并放回|我的|心田

 

        我曾|将梦‖遗失在|深山

        竭力|躲避‖纷乱的|人间

        是你,|千百‖次的|呼唤

        唤醒我|沉睡的|梦魇

        是你,|迷住了|我的魂

        并点燃|爱的|火焰

    

——且不说此诗使用怎样的意象与想象而勾勒出来的意境之美,只就全诗所盎然显示出来的手法、风格、气派与意韵,油然使人联想到我国传统民族诗歌由诗经、楚辞乃至词曲以来所表现的习惯与作风。无论音步与顿的安排、句法的使用,还是音韵与旋律的回环往复以及一咏三叹,都使我们浓重地体味到民族诗歌的亲切感。如果将这两个诗节逐一对照一下,就会看到这样的格律图谱:

       

        我曾|将梦‖遗失在|××      (四步11言)

        ×力|××‖××的|××      (四步11言)

        是你,|千百‖×的|××      (四步8言)

        ××我|××的|××              (三步8言)

        是你,|××了|我的×          (三步8言)

        并××|×的|××                   (三步7言)

 

——不难看出,构成全诗两节一式的格律图谱的,不仅仅包括对传统韵律方式(“AAXAXA”)的继承,首先是各种音步与顿的规范运用,为其他各种基本格律因素的运用奠定了基础,扩展了空间。比如对仗、复唱、排比以及重章叠句等多种基本格律因素的综合运用,有效地构筑了长于表现特定内容与情怀的格律图谱,从而产生了特殊的循环往复、一咏三叹的抒情效果。

 

由此又使我想到了黄东的又一首参差体格律新诗《山中书》:

 

        我乘︱白鹭,‖已回︱山中

        那等待︱我的‖是一棵︱千年︱古松

        松树︱底下,‖竹楼︱一栋

        花草的︱清香‖伴着那︱薄雾︱朦朦

 

        夜幕︱降临,‖月影︱重重

        有两三︱狐媚‖闹哄哄︱前来︱争宠

        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闪闪的︱烛光‖映照着︱如花︱笑容

 

        旭日︱东升,‖导引︱气功

        最好的︱早点‖是那︱清露︱和晨风

        田螺︱姑娘,‖浣纱︱河中

        暗地里︱为我‖做了︱鸡蛋︱炒野葱

 

        松骨︱嶙峋,‖虬枝︱如龙

        我常常︱嘲笑‖这位︱不死的︱仙翁

        谈笑︱古今,‖其乐︱融融

        看花开︱花落‖任凭那︱风起︱云涌

 

        小鸟︱飞来,‖忧心︱忡忡

        说一位︱民工‖为了︱验肺︱而开胸

        草木︱皆惊,‖我亦︱震动

        差点︱失落了‖手里的︱美酒︱一盅

 

        世事︱纷乱,‖人心︱难懂

        早已经︱违备‖女娲︱造人的︱初衷

        寄语︱诸兄,‖各自︱珍重

        且不要︱辜负‖这片︱纯净的︱天空

 

仅就各种音步与各种顿的安排而言,完全符合闻一多“音尺说”的理论,实践中已经体现了“现代的完全限步说”:

一、全诗6节,每节都是用“四步八言”与“五七体”的“五步十二言”等两种长短诗行,规律地交错构成“短长短长”式“四行参差诗节”,各节同此一律,形成和谐的节奏与旋律。所以,这首诗属于全诗一式的参差体新诗。

二、就“音步”而言,每节的一、三行,都是使用4个“两音音步”,统一构成了四步八言的诗行;而每节的二、四行,都是使用3个“两音音步”,并且又有机配合了2个“三音音步”,统一构成了五步十二言的诗行。

三、就诗行之内的“顿”而言,一、三行都是呈这样的状态:“2︱2,‖2︱2”;至于二、四行因为使用的是两种音步,即是以两音音步为主,又有机配合三音音步。两种音步的排列顺序是相对自由的,但是有自由又有纪律。先请注意“三音音步”,以大顿为界,前后各只用了一个;其余的则是两音音步。——这样大顿的前后,分别是上“五”下“七”状态,这就形成了“五七体”的五步十二言诗行。由此可见,这其中的大顿所发挥的作用不仅是多方面的,而且是相当重要的。——因此,各种音步与各种顿从不同角度全盘有机配合,再加上韵以及修辞等多种基本格律因素的统筹配合,就形成了现代语言基础及其格律条件下的格律体新诗。

需要说明的是:“︱”,表示音步之间极短暂的停顿与间歇,即“小顿”;而“‖”,表示音步之间比小顿略长一点的停顿与间歇,大约比逗号停顿稍微长一点,即“大顿”。一般地说,大顿多出现在四步以上的长诗行,而且一般只有一次;特殊的情况当然也有。大顿的规律运用,作用是多方面的,所以大顿律的成功范例已经多有出现。我国新格律诗里的大顿律,比较类似法国诗歌里的“半逗律”。当然,两者有多方面的不同。法国 “半逗律”的根本特点,正如其17世纪古典主义诗论奠基人波瓦洛所说:

        你只能贡献读者使他喜悦的东西。

        对于诗的音律要求应该十分严厉:

        经常把你的诗句按意思分成两截,

       在每个半句后面要有适当的停歇。

 

                    2010·3·5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